一份惜字如金的判决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主从犯之争

2021-04-02 10:25:28 来源: 浏览:
第一部分  引言

刑事判决书里一个字价值多少?我在拿到判决书那一刻仔细数了数,一个字就是当事人两个月的自由,只多不少。
近期,笔者接手了一起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案件二审的辩护工作,案件案情不算疑难复杂,但过程却一波三折。家属最早委托了律师,后来因达成认罪认罚,家属认为一切尘埃落定,为省钱便辞退了律师。最终,检察院认定当事人接受他人指使将赃款十万元取现,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情节严重,起次要或辅助作用为从犯,建议量刑一年到一年六个月。一审法官大笔一挥,以“惟认定被告人为从犯不当”十一个字,即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这十一个字,字字如刀,但除此之外一审判决再无说理为何构成主犯,从犯与主犯一字之差,刑期却从认罪认罚的量刑建议最低一年到判决三年,理由就一共十一个字。所以刑事判决书里一个字价值多少?如此算来,一个字就是当事人两个月的自由,只多不少。

                                                                (公诉机关指控)
 

                                                                         (判决书说理)

第二部分  从犯的法律意义

1.从犯的概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 【从犯】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2.从犯的量刑区别: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2017年3月9日) 3.对于从犯,应当综合考虑其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等情况,予以从宽处罚,减少基准刑的20%一50%犯罪较轻的,减少基准刑的5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处罚。
基于此,在刑事案件中,主从犯的认定对于案件最终处罚的轻重会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如认定为从犯则应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在具体案件中可减少基准刑的20%-50%,甚至免除处罚。在部分案件中,主从犯的认定甚至会直接决定判处缓刑还是实刑。

第三部分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法律规定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而予以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而予以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照刑法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定罪处罚:
   (一)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价值三千元至一万元以上的;
   (二)一年内曾因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行为受过行政处罚,又实施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行为的;
   (三)掩饰、隐瞒的犯罪所得系电力设备、交通设施、广播电视设施、公用电信设施、军事设施或者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的;
   (四)掩饰、隐瞒行为致使上游犯罪无法及时查处,并造成公私财物损失无法挽回的;
   (五)实施其他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行为,妨害司法机关对上游犯罪进行追究的。
   第三条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价值总额达到十万元以上的;
   (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十次以上,或者三次以上且价值总额达到五万元以上的;
   (三)掩饰、隐瞒的犯罪所得系电力设备、交通设施、广播电视设施、公用电信设施、军事设施或者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价值总额达到五万元以上的;
   (四)掩饰、隐瞒行为致使上游犯罪无法及时查处,并造成公私财物重大损失无法挽回或其他严重后果的;
   (五)实施其他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行为,严重妨害司法机关对上游犯罪予以追究的。

第四部分  本案能否认定为从犯?

笔者检索了近些年广东省内的判决,被告人受到他人指使,仅对赃款进行取现的,几乎无一例外的认定为从犯,这样的认定既符合刑法对于从犯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规定,也符合各被告人在犯罪实施过程中的犯罪地位。本案中被告人仅是接受上线指示进行取款,再根据指示交给指定人,其既不与上游犯罪接触,也不清楚赃款的最终流向,受到本案指使者的操控,在整个犯罪过程中就是取款的“工具人”。此外,本案在认罪认罚的基础上,被告人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让渡了部分权利,换取了从宽处罚的量刑建议,一审判决既然已经认定被告人只是接受他人指使取款,在未有新的案件事实及证据出现,同案主犯在逃的情况下,却又简单的以“惟认定被告人为从犯不当”且未进行说理,就推翻认罪认罚的量刑建议,判决书“字字如金”,但实在难以服众。

 


第五部分  结语

笔者接受委托后,二审第一次阅卷时,书记员就催促笔者尽快提交书面辩护意见,二审法官倾向于本案二审不开庭审理,但笔者还将尽全力争取,希望不要再换来一份“惜字如金”的判决,同时也希望司法实践中这种“惜字如金”的判决能再少一些,法律的温情能再多一些,刑辩人永远在路上,最终结果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华南虎刑辩    谢世奇律师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刑民兼修,从事法律工作多年,经验丰富,擅长刑事辩护,合同纠纷等疑难案件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汇集了华南地区的知名刑事律师刑事辩护刑事咨询精英,专注刑事辩护律师刑事案件律师刑事案件咨询以及熟悉各部门司法系统操作规程的广州刑事资深律师欢迎咨询。

推荐律师

更多团队律师>>
联系我们

咨询委托本站律师,统一咨询电话:13808821201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洗村落5号凯华国际中心7-9楼

华南虎刑辩联盟网 、粤ICP备19085789号-1登陆

网站公众号
微信咨询律师

咨询委托本站律师,统一咨询电话:13808821201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洗村落5号凯华国际中心7-9楼

华南虎刑辩联盟网 、粤ICP备19085789号-1登陆

网站首页 律师团队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