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销售公司欺骗其他公司垫资交付车辆后,收取购车人款项不付垫资款,还将垫资车辆私下转让,涉嫌何罪?

2021-04-19 09:31:58 来源: 浏览:
汽车销售公司欺骗其他公司垫资交付车辆后,收取购车人款项不付垫资款,还将垫资车辆私下转让,涉嫌何罪?
目录
 
一、前言
 
二、问题提出
 
三、法律分析
 
四、法条连接
 
五、类似案例裁判要旨
 
 正文
 
一、前言
 
近期接到客户A咨询,情况是这样的:客户A是汽车供应的“垫资公司”,帮助B某汽车销售公司垫资向第三方车辆供应商购车,然后将车放到A的车辆监管点,待B某汽车销售公司把购车款支付A垫资公司后,A垫资公司再将车辆和车辆相关手续所有权转交给B某汽车销售公司。
 
但是问题出现了,A垫资公司还没收到购车款,以及车辆手续还没交给B汽车销售公司的情况下,车辆已经被B汽车销售公司售出,并且购车人直接从监管点把车辆抢走。目前B某汽车销售公司实际控制人失联。
 
很明显,B某汽车销售公司要完成以上事项,至少需要两个步骤:1、B某汽车销售公司收取购车人购车款,通过欺骗手段拿到汽车资料过户。2、内外串通A垫资公司员工,隐瞒真相,虽然A垫资公司掌握车辆资料,以为车还没被卖出,但实际上车辆已经被转让,所有权已经被转移;
 
 
 
二、问题提出
 
B某汽车销售公司在履行合同过程中,收到客户的购车款后,隐瞒真相,不依约支付给A垫资方,采用欺骗的方式将属于A垫资公司的车辆出售,并让不知情的客户直接从A的监管点将车抢走,B某汽车销售公司涉嫌何罪?
 
 
三、法律分析
 
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的规定,上述行为涉嫌合同诈骗罪,符合合同诈骗的第三项和第四项,即“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的”;“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的;”
 
上述B某汽车销售公司是有目的的实施合同诈骗行为,A垫资公司虽然手头上掌握着汽车的相关资料,但结果是车辆的所有权已经被转移已经被过户。正常情况下,按流程B汽车销售公司要交了购车款,才能拿到汽车的相关资料,然后才能去车管所办过户。而事情就是这么诡异,车辆已经被过户,资料却还在A垫资公司那里。
 
这说明B汽车销售公司要么是做了假资料给A垫资公司的监管点,要么就是事后串通A垫资公司的员工把资料拿出来过户。
 
B某汽车销售公司实控人事后失联,更是说明其中存在问题。
 
这一汽车金融垫资领域中,相关的犯罪手法还有很多,比如:
 
1、伪造相关购车手续,从汽车供应链相关公司骗取资金,将骗取的资金用于公司经营及偿还公司债务;
 
2、在收取客户的购车款后又将资金或挪作他用,或不为客户定车,又隐瞒异常情况,欺骗垫资公司继续正常履行垫资协议,不按合同约定将已收取的客户购车款偿付给垫资公司,准备潜逃前仍在收取客户的购车款;
 
3、在履行合同过程中,收到客户的购车款后隐瞒真相,不依约支付给垫资方,或将所购车辆抵押给他人;
 

    这种在履行合同的过程中,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欺骗他人垫资的行为,涉嫌合同诈骗罪。
 
因此,本文认为在履行合同过程中,收到客户的购车款后,隐瞒真相,不依约支付给垫资方,采用欺骗的方式将属于A垫资公司的车辆出售,并且车辆被某汽车公司的客户直接从监管点抢走,B某汽车销售公司涉嫌合同诈骗罪
 
A垫资公司可以准备好刑事控告书,组织好相关的证据向经侦部门刑事控告。
 
 
 
四、法条连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20年修正)》----第二百二十四条
 
【合同诈骗罪】有下列情形之一,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以虚构的单位或者冒用他人名义签订合同的;
 
(二)以伪造、变造、作废的票据或者其他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的;
 
(三)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的;
 
(四)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的;
 
(五)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
 
 
 
五、类似案例裁判要旨
 
1、伪造相关购车手续,从汽车供应链相关公司骗取资金,将骗取的资金用于公司经营及偿还公司债务等,构成合同诈骗罪
 
(2018)湘1103刑初715号判决查明,2015年12月30日,被告人唐国耀在长沙县注册成立了湖南唐朝御驰汽车贸易有限公司。2016年6月份,雷某(湖南金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员工,实际控制人)经朋友介绍与被告人唐国耀相识,唐国耀提出要与雷某进行商业合作。雷某在唐国耀湖南唐朝迅驰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永州店)开业当天与唐国耀就商业合作进行了磋商,双方经过协商达成了垫资购车意向,即由湖南唐朝御驰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提供其与第三方车辆供应商的购车合同、购买人信息等相关资料,经湖南金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审查后,再由湖南金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垫付购车款给第三方车辆供应商先将车提出,车辆及车辆手续等交由湖南金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待购车人的购车款到湖南金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后,该公司再将车辆和车辆相关手续移交给湖南唐朝御驰汽车贸易有限公司。
 
2016年6月份,被告单位湖南唐朝御驰汽车贸易有限公司经营出现危机。为解决这一问题,被告人唐国耀通过指示公司会计黄某1先后伪造了刘某2购买路虎2016款汽油行政版汽车、王某购买2014款奔驰GL450汽车、张某购买路虎发现四汽车等虚假购车合同(定金发票虚假、车辆信息虚假、2016款行政版路虎的合同中卡库汽车销售公司财务人员和账号等虚假),并以利相诱要求湖南卡库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叶萌为其诈骗提供帮助,分别从雷某处骗取垫资购车款1164000元、1080000元、738000元,成功骗取金链公司的垫资款2982000元
  
法院认为,被告人唐国耀明知湖南唐朝御驰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没有履约能力,仍伪造相关购车手续,从湖南金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骗取资金,将骗取的资金用于公司经营及偿还公司债务等,湖南唐朝御驰汽车贸易有限公司的行为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的过程中,骗取对方单位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已经构成单位犯罪。
  
2、在收取客户的购车款后又将资金或挪作他用,或不为客户定车,又隐瞒异常情况,欺骗垫资公司继续正常履行垫资协议,被告人郭立不按合同约定将已收取的客户购车款偿付给垫资公司,准备潜逃前仍在收取客户的购车款,构成合同诈骗罪

 
(2018)湘0602刑初619号,经审理查明:2017年3月,被告人郭立与他人合伙成立岳阳共赢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称共赢公司),并单独经营该公司的新车销售业务。2017年7月,被告人郭立与湖南壹叁陆供应链有限公司(以下称壹叁陆公司)、链上车(上海)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链上车公司)签订协议,约定被告人郭立为拟在共赢公司购车的客户寻找车源,向相关汽贸公司支付购车定金后,将购车客户的信息、共赢公司的购车定金支付凭证交给壹叁陆公司或链上车公司,上述两家公司收到相关资料,并收取共赢公司交纳目标车价格10%-20%不等的保证金后,即垫资购买被告人郭立指定的车辆并交付给被告人郭立,但将车辆发票、合格证等办理车辆上户所需的相关资料暂扣,被告人郭立将车辆交付并收取客户的全部购车款后,再偿付壹叁陆公司或链上车公司的垫资款并支付一定的资金回报,壹叁陆公司或链上车公司随后将暂扣的发票、合格证通过被告人郭立转交给客户。
 
2017年8月以后,被告人郭立的资金出现了问题,不能正常履行与客户的新车购买合同,开始以低于正常市场价格的方式吸引客户到共赢公司购车,收取客户的购车款。在与部分客户订立、履行购车合同过程中,被告人郭立或收取购车款后根本不为客户订车,或将收取的购车款用于偿还债务和个人生活开支。同时,被告人郭立隐瞒出现资金困难及其他影响垫资公司经营决策的情况,欺骗壹叁陆公司和链上车公司继续正常履行垫资协议,被告人郭立亦未按合同约定在收取客户的购车款后偿付上述两家垫资公司的资金和相应的回报。在给共赢公司客户和壹叁陆公司、链上车公司造成6055900元损失后,
  
法院认为,被告人郭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郭立犯诈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关于被告人郭立提出的其没有骗取他人财物故意的辩解意见。经查,被告人郭立在2017年8月份经营周转资金已出现问题后,采取以低于其所订购汽车价格的手段,吸引客户与其签订新车定购合同,但在收取客户的购车款后又将资金或挪作他用,或不为客户定车,被告人郭立的上述不正常低价出售车辆,挪用资金或不履行为客户定车的行为,不可避免地会造成购车客户的损失,在其出现经营异常后,被告人郭立又隐瞒异常情况,欺骗壹叁陆公司和链上车公司继续正常履行垫资协议,不可避免地让上述两家公司在履行与被告人郭立的合同中处于巨大的商业风险之中,且被告人郭立不按合同约定将已收取的客户购车款偿付给上述两家公司,使两家公司面临的商业风险现实化,被告人郭立在经营情况完全恶化,无力弥补已造成的损失,准备潜逃前仍在收取客户的购车款,足以证明其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
 
3、在履行合同过程中,余勇收到客户的购车款后隐瞒真相,不依约支付给垫资方,或将所购车辆抵押给他人
  
(2018)湘0724刑初92号判决查明:被告人余勇自2016年8月经营临澧佰盛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佰盛公司)以来,多次采取与垫资方共同出资的方式为客户采购汽车。双方约定按比例出资,将客户所需车辆购回后交给佰盛公司,佰盛公司将垫付资金支付给垫资方后,从垫资方取回发票及合格证等购车手续交给客户办理车辆入户手续。在履行合同过程中,余勇收到客户的购车款后隐瞒真相,不依约支付给垫资方,或将所购车辆抵押给他人,骗取垫资方或客户人民币共计151.38万元
 
 法院认为,被告人余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余勇在签订合同时,因资金链断裂即已不打算履行合同,根本没有履行合同的诚意,并在取得对方当事人的财产后用来偿还个人债务,且为逃避责任而逃匿,完全符合合同诈骗罪的犯罪构成。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汇集了华南地区的知名刑事律师刑事辩护刑事咨询精英,专注刑事辩护律师刑事案件律师刑事案件咨询以及熟悉各部门司法系统操作规程的广州刑事资深律师欢迎咨询。

推荐律师

更多团队律师>>
联系我们

咨询委托本站律师,统一咨询电话:13808821201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洗村落5号凯华国际中心7-9楼

华南虎刑辩联盟网 、粤ICP备19085789号-1登陆

网站公众号
微信咨询律师

咨询委托本站律师,统一咨询电话:13808821201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洗村落5号凯华国际中心7-9楼

华南虎刑辩联盟网 、粤ICP备19085789号-1登陆

网站首页 律师团队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