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的风险防控之刑民交叉

2021-02-03 11:52:35 来源: 浏览:
企业家的风险防控之刑民交叉
 
[关键词]  风险防控  刑民交叉  经济纠纷
 
一、定义
刑民交叉并非是学理上的概念,立法滞后于实践,是市场经济的形势所趋——随着大宗交易商业行为的增加,再加上实体经济的整体下行,在商业交易过程中特别容易产生刑事风险。部分商事主体捕捉到了这样的需求,并选择刑事律师解决这一问题,刑事律师按照现有的法律框架给出与以往争议解决不同的方式和路径的时候,实际上就创设了刑民交叉业务。
 
2015年12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程新文在最高院民商事会议发表讲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民事审判工作中的若干具体问题》时提及刑民交叉问题,提出需进一步探索合法的民间借贷与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经济犯罪之间的界限;2017年,国资委在《融资贸易性法律纠纷案件处理提示函》官方提出争议解决中的刑民交叉的问题;此前,各省高院也都在民商事审判实践疑难问题处理意见中提及刑民交叉案件的处理。
 
二、“刑民交叉”立法规范

1、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1998年规定》”)第十条和第十一条规定,以同一法律关系作为“先刑后民”的判断标准。

2、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2014年意见》”)第七条规定,当刑事程序和民事程序关乎“同一事实”和“涉案财物”时,刑事程序应当优先于民事程序进行。

3、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第八条规定,以民间借贷案件和刑事案件是否基于“同一事实”,作为协调刑事程序和民事程序的依据。2020年该司法解释经修改后依然沿袭了这些规定。

4、2019年《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130条规定,以民事案件是否必须以相关刑事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作为判断是否中止民商事诉讼的依据。即使民商事案件必须以相关刑事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法院也可以先行受理,而非“不予受理”或“驳回起诉”。

对比上述规定对“刑民交叉”案件的处理方式,可以看出最高人民法院对“刑民交叉”案件的处理态度由最先偏向“先刑后民”转变为偏向“刑民并行”。
 
三、先刑后民vs先民后刑

1.先刑后民
 
“先刑后民”并不是一个法定的原则,但也存在相关的法律依据,主要体现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

人民法院已立案审理的经济纠纷案件,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认为有经济犯罪嫌疑,并说明理由附有关材料函告受理该案的人民法院的,有关人民法院应当认真审查。经过审查,认为确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并书面通知当事人,退还案件受理费;如认为确属经济纠纷案件的,应当依法继续审理,并将结果函告有关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部分

人民法院在审理民事案件或者执行过程中,发现有非法集资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或者中止执行,并及时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五条 人民法院立案后,发现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并将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线索、材料移送公安或者检察机关。

第六条 人民法院立案后,发现与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虽有关联但不是同一事实的涉嫌非法集资等犯罪的线索、材料的,人民法院应当继续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并将涉嫌非法集资等犯罪的线索、材料移送公安或者检察机关。

第七条  民间借贷的基本案件事实必须以刑事案件审理结果为依据,而该刑事案件尚未审结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中止诉讼。

根据上述规定可知,人民法院在决定是否要适用“先刑后民”原则时,关键是要判断涉案的犯罪行为与民事案件争议的事实是否为同一事实。理论上刑、民法律关系有着严格的界限,不会被混为一谈;但实际情况是,在实践中,某一法律关系一旦被民事裁判文书认定合法有效,就产生了后续刑事诉讼不予受理的风险(可能性)了。最高院认为,对“同一事实”的认定,并非是指民事法律规范和刑事法律规范作出规定的要件事实,而应是自然意义上的事实本身。如果民事案件中涉及的事实,对刑事案件的审理、善后处置等有影响,也当属同一事实。只有同一行为或事实同时符合刑事法律和民事法律的规定,或者说是刑法与民法均对同一行为或事实进行调整,才产生交叉、竞合问题。

2.先民后刑

2014年11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实施《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这一司法解释的出台意味着“先刑后民”的原则发生了改变,在符合特定情形的条件下,可能会出现“先民后刑”的特殊情况。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第十三条的规定“债权人对执行标的依法享有优先受偿权,其主张优先受偿的,人民法院应当在前款第(一)项规定的医疗费用受偿后,予以支持”可知,银行基于善意取得抵押权依法享有优先受偿权,优于刑事退赔,且最高法院刘贵祥、闫燕两位法官发表于《人民司法》的《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的理解与适用》中也认为债权人对执行标的享有抵押权的,对其抵押权应优先予以保护,但是其优先受偿权不得优于医疗费用的支付。

第十三条 被执行人在执行中同时承担刑事责任、民事责任,其财产不足以支付的,按照下列顺序执行:

(一)人身损害赔偿中的医疗费用;
(二)退赔被害人的损失;
(三)其他民事债务;
(四)罚金;
(五)没收财产。

债权人对执行标的依法享有优先受偿权,其主张优先受偿的,人民法院应当在前款第(一)项规定的医疗费用受偿后,予以支持。

第十一条 被执行人将刑事裁判认定为赃款赃物的涉案财物用于清偿债务、转让或者设置其他权利负担,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予追缴:

(一)第三人明知是涉案财物而接受的;
(二)第三人无偿或者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取得涉案财物的;
(三)第三人通过非法债务清偿或者违法犯罪活动取得涉案财物的;
(四)第三人通过其他恶意方式取得涉案财物的。

第三人善意取得涉案财物的,执行程序中不予追缴。作为原所有人的被害人对该涉案财物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其通过诉讼程序处理。

通过上述规定可知,若抵押物被刑事查封,抵押权人可通过向法院主张抵押优先权而获得先行赔付,优先于被害人的损失及其他民事债务,且善意取得涉案财物的,在执行程序中也不再进行追缴,这是在法律规定中对 “先民后刑”原则的体现。事实上,实践中也存在侦查或审查起诉阶段,涉案被查封财产因涉及抵押优先权而先行移送民事执行的情况。

四、刑事律师主导刑民交叉案件的优势

实践中常常存在这样的误区:明显的刑事关系,因为不知道如何启动而陷入了漫长的民事诉讼;明显的民事关系以非正常的手段启动刑事程序而陷入被动。这两种做法都无法有效解决企业需求,处理此类事务的基本原则应是实事求是。

事实上,很多商事律师由于对刑事业务不够了解,通常做法是避而远之;同样,刑事律师很少对于具体的商业模式、交易习惯、业务流程等有深层次的理解,所以通常情况是商事律师推荐刑事律师介入刑民交叉案件,且实践中大量的商事主体不清楚《报案信》该如何撰写、举报和控告分不清、没有提供初步证据或线索,这些都是导致报案不成功的因素,而这些不成功的责任都应当归于报案者。

目前的司法体系总归是以刑事优先,所以掌握刑事事务的律师在处理综合刑民交叉的业务中较为占优。大部分民商事律师在处理刑民交叉业务时如遇到困难,也会主动选择和刑事律师合作。
 
(转自网络,侵删)
 
 

推荐律师

更多团队律师>>
联系我们

咨询委托本站律师,统一咨询电话:13808821201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洗村落5号凯华国际中心7-9楼

华南虎刑辩联盟网 、粤ICP备19085789号-1登陆

网站公众号
微信咨询律师

咨询委托本站律师,统一咨询电话:13808821201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洗村落5号凯华国际中心7-9楼

华南虎刑辩联盟网 、粤ICP备19085789号-1登陆

网站首页 律师团队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